员工天地

李永刚组诗——《2016秋冬纪事》

作者:李永刚     时间: 2017-12-19     点击:19次    分享到:
 
10月18日
 
西安的钢材价格一大早
站在2600
很希望它站得稳点
如黎明站在山顶上的
一只鸟
在望着天亮
四野静悄悄
孤独常常孕育伟大
山顶上的鸟
孤独而伟大
看看冶金报
仍然为钢铁担忧
想想外面拥挤的车流
我有些喘不过气
下午的时光
交给梦想
我渴望睡得打呼噜
并说一通梦话
希望钢铁是一位
美丽的舞者

10月19日
 
会议让时间变得轻飘飘
微笑如吐出的烟圈
从开着的窗子飘出
上午的时间就这样
贴上了严肃的标签
茶水一杯又一杯
把议题一一浸湿
要吃饭了
胃的问题才提到日程
没有什么是可口的
硬着头皮也得吃
想起诗歌和钢材
美丽而艰难
想起热火朝天的高炉
炉里是煎熬
炉外是潇洒
今天季度宏观数据出笼
钢铁的价格
总在崖边徘徊
躺在车后座
我想停止思维
闭上眼
我没有睡着
晚上有接待
我要举杯
邀一弯明月
照亮充满期待的钢铁
照亮今夜的时光
 
10月20日
 
严肃的会议
开成石头
沉着得没有表情
时光一分一秒
被屁股压扁
走出门外
阳光骄傲
车的姿态永远是
蠢蠢欲动
优雅中隐约着喘息
匆匆之中
每一个车
都有自己的使命
神情专注会忘记红灯
静静地喝茶
经历了开水的煎熬
茶叶冷静地沉在杯底
味道都在水中
生活就是一根烟
吸入的是味儿
留下的只有烟灰
或者就是
吐出来的果皮

10月21
 
今天北京人民大会堂
在纪念长征80周年
西安在下雨
秋天崭露头角
每一条街道
都有气绝身亡的叶子
长征那阵儿
这个季节虽然天高云淡
气候比今天要冷
雪山雪一定很厚
草地不仅仅草很茂密
二万五千里长征
600场战役
子弹在身后落了一地
倒下的人成为泥土
长成今天的庄稼
和城市的高楼
吴起镇那时只有七户人家
秧歌和唢呐
却红了大地
菲律宾的杜特尔特
是位特特的总统
今天结束访华
我觉得这家伙很个性
让奥巴马没脾气
今天过去
今天的许多
像雨丝让人回忆
也有许多
如同枯黄的叶子
随风飘去

10月22日
 
星期六如同屋子里的
一张床板
下雨的时候
最适合睡觉
微信是通向外面
便捷的小路
每条都通往一方世界
景色不同
仪态万方
我不时会叩门
把有聊无聊的东西发去
和外面的雨一起
消磨时光
电视里长征的故事
鲜红而曲折
每一个细节
都有枪声伴随
草鞋
褴褛的衣衫
马匹
大刀
枪杆
这些遥远的东西
近在眼前
成为版画
留白的地方
是历史要说的话
里皮和足协正式谈妥
足球等待起死回生
秋天的雨
要把我的诗
下成一地落叶

10月23日
 
今天最注目的事情是
雨下午停了
秋天更像秋天
驾车离开这座
让雨淋了三天的城市
我希望坐在一个集镇的饭摊
或者步行在熙熙攘攘的
街道
把自己淹没在
乡村的一片热闹
与宁静里
车来车去人来人往
夜幕降临
世界深不可测
一切由大变小
宁静的更加宁静
热闹的更加热闹
回到家里喝杯热茶
吃两个刚买回的鸡爪
鸡已经死去了
只留下了味道
凤凰卫视在报道
美国的大选
已是第三场辩论
那个叫特朗普的男人
和那个叫希拉里的女人
在持续斗嘴
目的只为争到总统宝座
明天星期一
期货开盘可能不错
我在想
钢材是否也会和天气一样
雨过天晴

10月24日
 
会议是一面镜子
把每个人的表情
照得很清晰
说与不说是原则
说多说少是讲究
下午,我郑重写下几幅字
厚德载物
上善若水
品茶悟人
真水无味
越是最后越有感觉
我明白
载物谈何容易
若水谈何容易
悟人谈何容易
无味谈何容易
已是晚上9点多
我离开工作一天的这座楼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在嘲笑自己
嘲笑每个被聪明包装过的
看似体面的
谦谦君子
哦,下午府谷发生一起爆炸
救人还在进行中
我的诗句一片沉重
该睡觉了
很怕自己今夜
一直醒着

10月25日
 
睡着睡不着
夜晚总在继续
醒来还是不醒来
白天总要到来
有为睡不着而痛苦的
也有为醒不来
而难受的
生活的脾气
就是让你没有脾气
有什么比季节更诚实
有什么比人更虚伪
此刻绕城的车辆
声音穿过凌晨四点
无论有没有阳光
新的一天都要开始
困顿不堪
不管如何
我要枕着薄薄的时间
睡一会儿
可笑的人和事
让新的一天
不会轻松
秋雨总是没完没了
令人讨厌

10月26日
 
很讨厌下雨
雨还在下
很讨厌开会
会总需要开
讨厌什么
什么总会存在
爱什么
什么总不大容易
属于你
雨中
城市有点脏乱
打伞
未必不会淋湿
鞋带开了
再匆忙也得弯下腰
耐心系上
随时可能松开的
鞋带
会让你放下匆忙的脚步
城市从来没有喘息的时候
爱与恨
如此刻的雨丝
和天晴后的阳光
总是如此平常

(李永刚 集团机关)
上一篇:铜川矿业公司在“追赶超越”中提升发展空间 下一篇:亚东小说《风起毛乌素》荣获全国煤矿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