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英散文——《东篱下》-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员工天地

张桂英散文——《东篱下》

作者:张桂英     时间: 2017-12-12     点击:3333次    分享到:

   

东篱下

 

    今年的秋天来得晚,却冷得早,整个十月淫雨霏霏;在我的记忆中,这是韩城最长的一个雨季。几年来这里下的雨数得清,盼雨盼雪一直是每个季节人们最热切的话题。这一次老天终于下了个酣畅淋漓,温度陡然下降,除了上下班,让人没有走出去的欲望,在匆匆忙忙中忘记了时间流失,也忘记了锻炼身体,在萧瑟的深秋季,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发霉、变质。周末天终于放晴,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在睡梦中的我被老公吵醒,拉去到户外锻炼身体。
    行走在清晨的公园里,冷冷的空气让我不禁瑟瑟发抖,为了驱寒,紧跑了一阵,还好除了颈椎的疼痛,筋骨算是没问题,功底还在。满目的秋色让我不禁心头一怔,湖中的荷叶枯了,找不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满目苍凉倒应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境地,我落寞的情绪因荷而起,只好安慰自己万物终有偃旗息鼓的那一刻,何况娇弱微薄的一瓣岁莲,好在“荷枯犹有莲子在,来年又是一塘香”的盛大场面离我不算遥远。一路走下去,浅秋时茂盛的花花草草此刻尽失先前的风韵,满地黄花落叶,憔悴损。在落叶成堆中,才知道自己不仅错过了春花夏荷,连秋天都接近尾声。在潇潇的秋风里,落叶与树枝作别,秋风与大雁对话,一派肃杀的景象。
    从公园穿过,我们走到了一块新苗吐绿的麦地,满地的希望在恣意生长,让我茫然的心顷刻间温暖起来,更大的惊喜是旁边原野里,竟然是一副姹紫嫣红的繁华景象;我跑上前去,发现原来是一片菊花丛,五颜六色的菊花开得正浓。因为连阴雨和一夜霜露,菊花带雨,花蕊上点点露珠在清晨的阳光里闪烁着,我想起了白居易“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的诗句,没有什么美能胜过此刻的景象,红的、粉的、紫的、黄的,高的、矮的层次不齐、形状各异,在万物萧条的深秋,竟然开得如此耀眼夺目、千姿百态、傲霜挺立,簇拥着,喧闹着,无视寒风苦雨,让人不禁心生敬意和怜惜。
    以为自己喜欢的花卉永远是水仙、出淤泥而不染的莲,亦或是桃花;因为自己生性执着,走过这么多年,身边要好的朋友就没有变过;死党一直都是那几个不离不弃的闺蜜,虽四处为家,但彼此的牵挂和情感从未稍离;爱好一直都是墨香缠绕的书本,情商不高的自己从不涉猎其他嗜好;穿衣风格永远都是非黑即白,容不下别的色彩。习惯了在姹紫嫣红的繁华里静静期待春桃花、夏雨荷、冬水仙在各自的季节盛开,如一痴心少年,在心无旁骛地等待在水一方的伊人。
    连自己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留意起菊花来,就像她淡然若素的性格,不言不语,在我们身边默默相伴,悄无声息地走进我们的世界,不经意间也浸入你的心底。仔细回想,她不择地段,无需松土施肥,从荒野、路边到花圃、厅堂,哪里都能看到她诗意盛开的身影,偶尔低眉顺眼,偶尔高贵傲娇,像一个文静柔弱精致的女子,随遇而安,不事张扬,安安静静,始终以自己最美的姿态诠释生命的意义,能把平淡的生活过成诗的那种女子。从她的外表看不到阴暗,哪怕是在垃圾堆上也露出金灿灿、粉扑扑的笑脸,永远把最绚烂的一面献给大家,为深秋的寂寞平添了情趣,为荒芜的原野平添色彩,也带给那些失意的人群以心灵的慰藉,点亮内心的希望。
    “光、生、奇、品”被誉为菊花四字诀,“光”意为花要哗然鲜艳自开至落不变色,“生”意为枝茎挺秀始终不垂,“奇”意为花瓣色泽风采矫然出众,“品”意为标新立异的风格自有一种天然的神韵。我无意中被这一株株小小的花俘获了,喜欢她“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的品性。不记得是哪一天自己的微信名不假思索地写成了人淡如菊,只是想借菊花不畏风霜、心素如简的品性,为率真的自己加油鼓劲。因为伴着泥土芳草成长的女子骨子里浸透着倔强和执着,心底如阳光般透明,搁不下半点阴暗晦涩,不屑与圆滑世故的人打交道,不爱与一切事物纠缠不清,是善便爱,是恶便恨,爱憎总是黑白分明。即使粗糙凌厉的现实让我把自己伪装成刺猬,但是拨开坚硬的外壳,内心依然柔软如初,因为我是来自大山的女儿,牢记初心,热爱生活,感恩生命。
    喜欢菊,不畏将来、不念过往,最幸福的事就是静静地在阳光下享受“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的清欢,此生愿做一株小小的菊,笑靥如菊般绽放,生命如菊般坚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一生的向往。

   (张桂英 运销集团)

上一篇:“书香三八”女职工主题读书活动优秀作品展 下一篇:孙文胜小小说——《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