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张文丽散文——《我的爱给了你 你却把爱给了煤矿》

作者:张文丽     时间: 2018-05-09     点击:1658次    分享到:
 

我的爱给了你  你却把爱给了煤矿

 

    那天正在家里干活,手机短信“滴滴滴”响了起来,我习惯性地打开看了一眼,“结婚纪念日快乐!”后面还有几朵玫瑰,几个笑脸。哦,竟然忘了!今天是我俩走在一起的纪念日,已经风风雨雨二十多年了!我心头一热,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你在矿上工作那么忙,今天却显得如此心细,真的让我很感动很激动,一瞬间,我记忆之门打开了,往事如流水般汩汩而来……

    自从和你组成这个家,已经二十多年了,一直过着分居两地的生活。你长年工作在煤矿第一线,孩子和家庭,你总是无暇顾及。由于多年积劳成疾,你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这成了你永远的痛,年轻时的满头乌发如今也变成了“贫瘠的土地”。虽然每个人都会从青春到年老,可每个人的活法不同,但我感觉你这半辈子过得很值、很充实,我为你骄傲!       

    记得咱们最初认识时,别人谈恋爱是逛公园、压马路、看电影、品美食,我们一周见一次,看一、两小时的电视就算约会。结婚时也很简单,没有仪式,没有家人的陪伴,只是几个好友的祝福。住着租来的一间屋子,过着简单的二人世界,你每天忙着下井出煤。孩子出生时,二嫂在医院陪我,你匆匆赶来看了孩子一眼,母子平安,你笑了。我休产假和哺乳假一年零三个月,你送我和孩子回到娘家后,过了半年才回去看了孩子一眼,直到我休完假,你再没有回去过。上班后,我总是每个月连续上班二十一天,为的是攒假八天回娘家看孩子,这都成了我一个人的任务。孩子在娘家放到近四岁才接来上学,无人看管,我只能休长假陪伴孩子,直到他初中毕业,我才回到岗位继续工作。我是这样想的: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孩子只有一个,教不好会影响他一辈子。我理解你真的是太忙了,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付出!     

    我懂得你作为一矿之长的压力与责任, 为了让你安心工作,孩子的学习生活我没让你操心过,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你几乎从没有接送过孩子上下学。就连孩子中考、高考,你都是在考试最后一天的中午赶回家,目的只是看看孩子情绪如何?如果孩子没有异常,你就会有很安心的样子。记得孩子小学六年级,你接过一次,结果是孩子已经回家写作业了,你才匆匆赶回来,你恼着脸问孩子:“爸爸接你,你没看见吗,怎么不等我?”孩子看了你一眼,没有说话。你可知,孩子从上小学二年级起,就已经习惯自己单独上学了!初中时,有一天晚上你回来,心血来潮要去接孩子,再一次,孩子晚自习到家了,你还没有回来,电话里你很生气:“晚自习学生都走完了,你娃跑哪去了?!”知道孩子回来后,你笑了,说可能跑错教室了。高考最后一门课程考试时,雨下得好大,你刚到家还没站稳,就冒雨要去接孩子,我开玩笑说:“孩子小学、初中你接过两次,都阴差阳错,这次你要接住了,还可以将功补过,证明你这个父亲还算合格!”结果你还是扑了个空,孩子淋着雨又一次比你早到家。事后,你只是拍拍高过你半头的孩子的肩膀,无奈地轻声叹了口气!我能理解,孩子也没有埋怨,你为了矿上的安全生产经常连续几个月不回家,即便是到家了心也没有放在家里,总是操心着矿井工作面的安全生产,难怪没有接住过孩子一次。       

    对你的母亲——我的婆婆,在不了解情况的人看来,你更堪称是个不孝的儿子。那时,我刚生过孩子,婆婆胆结石住院,你没时间回家,只是寄了些钱回去;第二次婆婆住院你又打发我一个人去看望,婆婆见我,只是问,“我儿怎么没有回来?”带着你的愧疚和问候,我只能告诉婆婆你很忙,工作离不开;第三次,婆婆又住院,你终于挤出时间回去看望母亲,可相处几小时后,你又匆匆离开了,婆婆眼巴巴看着你走了,什么也没说。我知道,自从你参加工作,陪伴母亲的时间一年就春节一次,每次没有超过三天。直到现在,看望你母亲的次数有几次,都能数清。你真的忙,你的父母最了解你这个儿子,他们也从来没有怪过你!
    那一年,有一天你打电话很平静地告诉我,你要在矿上待一个月,不能回家。问你为什么?你说,没有理由。我想带孩子周末去看你,你坚决不让去。一月后,同事送你回来,你看起来好憔悴,随身还带了换洗衣服,脸盆毛巾牙刷一大堆。原来你是住院了二十几天!同事告诉我,你下井时,椎间盘突发,走着下去,躺着出来,直接去了医院。为了不让我娘俩担心,你愣是忍着!那一刻,我心好痛!在家没有待两天,你又走了!多少次的离别,总是匆匆。又有多少次,开完会直接回矿,连家都不回!我跟你开玩笑,你这是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啊。可你我都清楚,你何止三次!
    椎间盘突出伴随你多少年,因为工作,总是反复发作,也不知住了多少次医院,而且每次都是从矿上直接去医院。最后一次,严重到你当天要进手术室了,才托同事传话让我去医院照顾你!直到那时,我才有幸和你待了两月半,也是我们结婚多少年来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至此,我好愧疚,为了孩子,忽视了你!
    记得一次我们聊天,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工作?!你告诉我说:“男人活一世,就要有所作为,不妄来世间走一遭!为了生活得更美好,更为了和我一起奋战在煤矿一线的兄弟们都过上好日子。”我听了你这么说却无言以对,而我却想的是你的身体是否能够撑得住?!
    这就是你,一个为爱奉献了自己大半生的人,一个把青春及最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煤矿事业的人。我将和你“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永远走下去,永远永远!

    (张文丽 运销集团)

上一篇:陈欲晓摄影作品——《海底总动员》 下一篇:白建礼诗歌——《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