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张光荣散文——《春的脚步》

作者:张光荣     时间: 2018-03-07     点击:3551次    分享到:
 

春的脚步

 


    冰冷的冬,在春的碾压下,渐渐失去了浸蚀大地的余威。尽管气温依然有些冷,却能让人接受,最直接的变化就是窗格上的冰凌花看不见了。

    春天来了。即便是陕北毛乌素沙漠腹地,那一株株胡杨树干裂的枝干上也孕育出了点点的绿,尽管是星星点点,但毕竟遮掩不住浓浓的春意,那一排排装扮城市的垂柳,似乎也不甘寂寞,低垂的枝干上,也都挂满了一串串含苞欲放的绿胎,含苞欲出。那是春的脚步,春的宣言。

    行走在这个萌动的季节里,我倾心观察每一处细微变化的精致,心中的情愫与春的萌动紧紧相融,最坚定的就是“寒冬终将过去,春天一定会来”的信念。宁静里,将这个信念固化于心,情感随着春的脚步在漫延、在收敛、在奔腾、、、、、、

    春雨在沥沥啦啦地下,孩子在雨中嬉闹着、欢叫着,享受着最美的时光。我看得着迷,思绪也在不停地翻腾。仔细瞧着道路两旁微风里漫舞的细柳的腰肢,眼帘呈现的是一幅精美的画。是啊,春的脚步将隆冬一切的不快收拢,她显示的力量,不是刚烈,而是妙曼,是最令人倾慕的柔情。天空是淡淡的云彩,眼前是一点点绿色,脚下是一缕缕潺潺的流水,这个美,这个柔,即便寒意再龌龊,也不会无情肆虐如此的静美。

    春的律动是大地最宏大的乐章。如果不信,那你就置身春的季节,去倾听、去搜寻、去感悟。车站的候车室,是熙熙攘攘涌向四面八方的人群,他们是带着新年的念想,妻儿的期盼走出去的。离别时,那一幕幕难舍难分的恋,是春的灵魂。喧嚣的建设工地,那轰鸣的机器声,那如织穿梭的人流,那挥汗如雨的手臂,是春的歌谣。

    栖身春的季节,我心存的不是惆怅,而是满腔的律动,不是黯然的伤神,而是恣意的迸发。伸出一把双手,张开如柱的臂膀,我要激情地拥抱春色。那雨水浇灌的含苞欲放的花蕾,那柔风轻抚的绿,都是心境纯粹的灵光。人活在世上,如果不能放下不如意、不称心、不快乐,那么痛苦的事情就会太多太多。其实,内定于心的信念,就是我们在任何时候,只要始终保持一份宁静,一份念想,那就足够了。

    闭上眼睛,我突然间感到我们并不孤单。所谓的孤单,其实就是我们与人群、与大自然割裂的悲情。如果每个人都能心存温暖,心存感恩,那穿越千山万水的惆怅,就会悄然离开。月光在轻抚我的身心,禅意般的境界里,理想的梦在冉冉升腾,瞬间挂满屋子的整个角落。没有羞涩,没有紧张,更多是一种内定于心的淡定。

    春的季节,我好想写一首诗,歌颂春沉淀的韧性,不绝的气场,收敛锋芒的力量,可我却始终不敢动笔,唯恐不能用最准确的语言将这一切描述。

    站在阳台上,深吸着湿润的空气,那拂面的春意,将我封闭已久的心门打开。仓促里,我惊慌不已。静下心,将自己的心与春的律动慢慢融合,心中涌动的是连绵不绝的爱,连绵不绝的情。那划过心底最亮的星星,就是大浪淘沙后剩下的最耀眼珍珠。

    春的季节,万事万物都在苏醒,谁不渴望有爱?苦苦地寻觅,灵魂的知己在哪里?她在柔情的自然里,她在你我有苦却无处可诉的心田里。只要春天不死,爱就会永存。

   (张光荣 神木煤化工)


上一篇:宿建梅散文——《我的母亲》 下一篇:马薇摄影作品——《上元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