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孙文胜散文——《敲锣打鼓扭起来》

作者:孙文胜     时间: 2018-02-26     点击:3645次    分享到:
 

敲锣打鼓扭起来

 


    吃过腊八饭,过了二十三小年,该了的事了了,该回家的,便准备好了行囊,但和人扯起过年,又都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没意思。在乡村,年前洒扫庭除,赶集市买年货,蒸包子做花馍,揭红纸写对子,过年时提礼品拜舅舅,携娇妻看丈人,似乎样样没减少,可怎么就没意思了呢。是我们对年有了新向往,还是年少了魅力和味道?

    正月初六,我和四哥一起去了侄女家。吃过午饭,也就约莫1点半左右。四哥几欲回家,我以为他着急凑人打麻将,就劝他多坐坐。四哥说,上面今年下发了文件,严禁节日期间聚众赌博。二点后他要去练锣鼓,正月初十、十五市上要举办锣鼓大赛。听哥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走亲戚人,就是几个狗子陪着老人晒太阳,几个儿童在放鞭炮、做游戏。前几年过年可不是这样,从村东走到村西,打麻将、掷骰子、掀花花、飘三叶的,前一摊,后一摊,屋内一摊,屋外一摊,可谓“四处是战场,逢人说输赢”。过年,仿佛就是个赌博大会。

    四哥和同伴们兴致勃勃,满怀激情地去练锣鼓,我很高兴。这对他们来说,算得上是文化大餐,而过去的教训也的确不能忘。

    过年了,亲戚朋友聚一起,按说玩玩热闹也无不可。问题是,这玩着玩着就玩大了,不可把控了。邻村王叔今年76,老了老了迷上了麻将,一闲下来就要去搓几把。前年过年,儿子远从南方打工回来,本想尽孝心带着他和老伴到外面转一转,可他甩出一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就钻到了麻将馆。有天和麻友玩得正嗨,突然口歪脸抽,眼前一黑,就顺着桌子溜了下去。后来再见到他时,已是半身不遂,口齿不清了。老人偶尔玩下麻将是可以的。倘若久坐,会导致血液流动不畅,尤其是有高血压、冠心病的患者,如果过于激动,很容易诱发心脑血管意外,还是多参与一些健康活动好些。

    打麻将,还会让人“贪”。我还听了件奇葩事。有年下雪,林和柱一群年轻人打麻将。主家没有高桌子,几人就围着低矮的小饭桌开了场。输输赢赢的零散钱,各自放在脚底下。柱手气好,连炸带和,一会儿脚下花花绿绿就放了一堆钱。林脑子好使,今天却手气背,把本来走亲戚看丈人的几千元很快输了个精光。后来,就发生了一件奇怪事。不见他拿钱,麻将却照打。上了桌的钱,虽然张张有泥巴,大家也没在意,毕竟雪后初晴,人人脚底都不干净。可柱低头摁烟把时,无意间却看到了一个大秘密,林悄悄在用泥脚粘自己的钱。

    他喝喊一声,热闹的场子瞬间炸了营,其他几人也都觉得林偷了自个儿的钱。争执中林将茶水泼了柱一脸,柱抡起拳头就砸青了林的眼。争吵瞬间升级成了动武。大过年的,把主人家捣毁成了瓦砾滩,两人双双被送至医院。派出所知道后,还都被罚了款,要求写了保证书。林、柱两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一块上学、游戏、打工,亲如兄弟,但赌博改变了这种和谐的关系。为了钱财,他们伤了颜面,失了和气,还落下了笑柄,过后都后悔不迭。

    还有,就是春节酗酒也很可怕。某老弟,平常喜欢喝两口。但只是早晚各抿两三口,不逾矩。过年有天,堂弟约他去镇里的饭馆坐坐。酒酣耳热,几人划开了拳。你一杯,我一杯,喝完了白酒喝啤酒,捱到半下午都没回家。女儿担心老爸喝大了,就驱车去寻。在酒馆里,果然见他东倒西歪,醉眼朦胧找不着北。搀着他的胳臂扶出门,他“哇”一声就吐了一大摊,把女儿给买的新棉衣涂抹得又脏又难闻。上车时,女儿怕污了新车。想想车里面有空调也不冷,就脱了老爸的棉袄,顺手丢进了大垃圾箱。这一丢,麻烦大了。这老弟一觉睡醒,已是夜里十点多。看看棉衣不在身边,就问婆姨。婆姨说,你把那棉衣吐得臭不可闻,女儿都扔垃圾箱了。他一惊,悄悄吐了下舌头,就找了个借口溜出了门。酒馆门前是有个垃圾箱,不知道谁扔进了带火的烟蒂把,这会儿正悠悠地冒着烟。他拿根棍子东挑挑、西翻翻,只找到几块破布片。一抖动,冲出一股碎纸屑燃着的火星子。他见状立刻瘫软了腿。原来他的衣服口袋里,装着上午收回的一万多元劳务费。唉,去年冬顶风冒雪干活的辛苦钱,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锣鼓队训练点设在村委会前的广场上。我到了的时候,集训人员已经扎起了阵营。居中是三面特大的高架子鼓,左右两边各排列五面中鼓,对面近百面铜钹。指挥者居中站立,令旗一挥,锣鼓齐鸣,声响震天,犹如万马奔腾,千军破阵,气势恢宏,撼人心魄。敲到激越处,鼓手头颅高扬,马步蹲裆,动作夸张,如醉如痴;敲钹的双臂向上,且击且翻,戛然停处,齐整地发声喊,将秦人豪放、彪悍的精、气、神展现得淋漓尽致。

    休息间隙,我见到了几位打工回家的青年,他们也在学习敲打锣鼓。言谈中,他们对鼓乐表现出浓厚的兴致,对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深深的迷恋。我的家乡古称“槐里”,南有渭河,北有汉武大帝茂陵,东有秦都咸阳,西有千古遗恨马嵬坡,历史文化底蕴可谓深厚。回到家,我百度了一下“关中锣鼓”。有关咸阳“秦汉战鼓”有这么一种描述。历史性。起源于秦汉时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完整性。由出征、交战、凯旋三部曲组成,每部曲前有流水调。综合性。锣鼓声中,夹杂锁呐、马铃声。舞龙、耍狮子配合锣鼓。几经发展,其中融入了祈雨祝福、军旅作战、原始舞蹈等多种元素,难怪吸引了众多的参与者、围观者和探讨者。

    在训演的队伍中,还有两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爱好器乐秦腔的五哥,一个是棋艺高超的表兄,这两位兄长就是我们村买大鼓的发起人。那年我在西安当兵的三哥回家,闲聊中获知他们有想买面大鼓的愿望,就说他可以找车带大家去杨凌看鼓、买鼓。倡议一出,闻者踊跃,家家户户自愿捐款,在外工作的更是积极资助,很快鼓儿、钹儿、锣儿就拉回来了。又几年,大家又想再买个中鼓,添加些钹儿,我也跟着去了趟杨凌,锣鼓队伍更壮观了。后来,村上还置办了扇子、花轿等表演道具和服饰,婆姨女子们忙完家务、干完活计,一个个描眉画眼,梳洗干净,舞扇甩袖,步生莲花,也欢欢乐乐扭起了秧歌。只可惜后来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活动又缺少上面的鼓励支持,两位文体爱好者,在热情过后,照旧只是自己唱唱自乐班、下下棋,没成了什么气候。

    就在我观看锣鼓训练的间隙,我听到邻近还有村子耍社火,组织春节联欢会的。组织联欢会的村子,演员没有外请的,都是本村的戏曲、歌唱、舞蹈爱好者,他们自编自导自演,就地搭台,就地唱戏,不奢侈赶时尚,重要的是他们还表彰了孝敬老人的“好媳妇”,看过的人都夸赞搞得红火热闹接地气。文化贺新春,万家团圆情。作为系列春节文化活动,市上除了“四下乡”,近期举办的锣鼓、广场舞赛、耍社火等活动外,下一步还要层层选拔太极拳、乒乓球、棋类等方面的“乡村文体达人”,在镇办社区组织诵读古诗文国学经典。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文化部门如果确能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在深化内涵、突出特色、丰富形式上下功夫,我相信“美丽乡村·文明家园”不会只是一句口号,而会成为新时代的画卷。这次以春节为载体的文体活动,就是弘扬传统,移风易俗,创新创建的举措。

    锣鼓队退场了,秧歌队入了场。我看见南村的胖嫂脚步轻盈,眉眼如花扭得最带劲,看见北村的婆媳,笑盈盈地都扎着红腰带,还看见吵过嘴的两个小媳妇,手牵手站在了一排排……

    明天就要打工离开的明和我说,这样的过年有意思。年,的确不应只是个探亲的小长假。

 

   (孙文胜 运销集团)

上一篇:亚东散文——《西安城》 下一篇:宿建梅散文——《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