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超低排放 (陕煤集团)渭南大企业担起社会责任-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集团新闻

陕西日报:超低排放 (陕煤集团)渭南大企业担起社会责任

作者:韩承伯 ​     时间: 2018-02-08     点击:5200次    分享到:

陕西日报:2018年1月31日  12版


本报记者 韩承伯 


关中乃至整个陕西的产业,在大气环境的“天花板”下如何应对,如何布局,如何谋划?

2018年1月11日,关中地区重污染天气联防联控应急响应再一次启动。陕西省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给关中各市发函,要求密切关注污染形势,根据辖区预测预报,及时发布预警,果断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并落实应急减排措施。咸阳、西安、宝鸡、渭南4市先后发布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和橙色预警,并启动应急响应。铜川市因为没有进入重污染天气,故未启动应急响应。

关中联防联控已经成为一种理念,成为治霾中的常态化行为。关中地区密不可分的大气环境依存关系,使关中5市在不同的发展水平、不同的产业结构下共同采用了“史上最严”的治霾措施,并不断趋紧。


……


超低排放  渭南大企业担起社会责任

渭化工厂门口的大屏幕上播放的不是广告,也不是新闻,而是滚动显示着烟囱排放数据和各项排放监测数据。由于已经和渭南高新区的居民区连成一片,渭化工厂的排放问题相当敏感,以至于每日都要向公众实时公告。

也正因如此,渭化工厂的超低排放改造非常有代表性。

1996年建厂的渭化曾经是中国五大化肥厂之一,煤是该厂生产的主要原料和动力燃料。为了降低排放,渭化不断升级生产工艺。在以煤做原料的化肥生产过程中,他们使用了美国德士古水煤浆加压气化工艺、德国林德公司的低温净化工艺、丹麦托普索公司的氨合成工艺。三大先进工艺的使用,使该厂化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排放被业内认为已经很低。

在近年以减煤为核心的减排行动中,渭化将重点集中在5台热力锅炉的改造上。

渭化的5台锅炉中,较早的两台是煤粉锅炉,另外3台是循环流化床锅炉。该厂对两台较早的煤粉锅炉,从燃烧器进行改造,对另外3台循环流化床锅炉,进行脱硫脱硝改造。

投入3.5个亿,历时近3年,2017年11月,渭化的锅炉全部完成了清洁改造。

对于化肥企业来说,对大气有影响的主要排放成分是氮氧化物、二氧化硫、颗粒物。据环保部设置在渭化排放烟囱的国控企业现场排放检测仪数据显示,改造之后,两台煤粉锅炉的氮氧化物由改造前的每立方米800毫克~900毫克降到现在的每立方米30毫克~40毫克;二氧化硫排放由原来的每立方米1100毫克~1500毫克降到现在的每立方米15毫克~20毫克;颗粒物由原来的每立方米30毫克左右降到现在的每立方米20毫克以内。

3台循环流化床锅炉的减排效果也非常明显:氮氧化物由原来的每立方米500毫克~700毫克降到现在的25毫克~30毫克;二氧化硫由原来的每立方米400毫克降到现在的15毫克;颗粒物由原来的每立方米30毫克降到现在的每立方米5毫克以内。

现在关中地区实行的锅炉排放标准和京津冀地区一样,是氮氧化物每立方米100毫克,二氧化硫每立方米50毫克,颗粒物每立方米30毫克。环保部发布的2020年热力锅炉排放标准是氮氧化物每立方米50毫克,二氧化硫每立方米35毫克,颗粒物每立方米10毫克。

“除了较早的两台煤粉锅炉的颗粒物一项指标外,这5台锅炉改造后的其他排放指标都提前达到了2020年的国家标准,实现了超低排放。”渭化集团生产部副部长赵强说。

渭化为何能较为自觉、较好地实现超低排放改造?

赵强介绍说,“城中厂”的现实让渭化的压力更大、紧迫感更强。因此当环保部颁布《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和工业锅炉排放新国标后,渭化很快走上了改造之路。

由于渭化的锅炉承担着给渭南高新区居民和企业130万平方米的供暖任务,因此不在2017年采暖季的限产之列。但在全社会的治霾减排氛围下,渭化主动承担了社会责任,进行了降负生产。据悉,虽然近期化肥价格处在高位,但渭化却主动将生产负荷由往年的105%降到95%,只运行4台锅炉,将烟气排放量又降低了18%。

1月11日,在渭南市环保局的空气质量定点监控中,工作人员紧盯着渭化的数值,依然把渭化厂区所在的高新区和作为居民区的老城区作比较。“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政府把我们所在的工业区和居民区空气质量实质上按一个标准衡量,我们能不努力吗?”渭化集团党群部副主任曹海峰说。

渭化是渭南治霾的一个缩影,也显现了治污减霾带来的技术进步。如今,这种进步在更广泛的地区不断成为现实。


上一篇:陕煤集团召开2018年党建工作会议、党风... 下一篇:陕西日报:陕煤集团2017年度十大工作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