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欣散文——《家 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文苑撷英

卜欣散文——《家 风》

作者:卜欣     时间: 2018-01-18     点击:3960次    分享到:
 

家 风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记得家里的碗橱里有一对粉色玻璃雕花的糖罐,那里装满了我童年甜蜜的记忆。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白砂糖就是我儿时最爱的零嘴儿。爱屋及乌的喜欢上了那对糖罐,问母亲它们的来历,母亲说,那是他们当年结婚时唯一置办的结婚纪念物。

    父母都不是本地人,母亲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厂里,一个人住在单身宿舍,后来经人介绍结识了远在江西空军的父亲,他们的结合注定了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远方的家人很难帮得上忙。据说直到我快出生,父亲请假送母亲回娘家待产,才第一次见到了岳父岳母,小舅子在车站接姐夫,完全是凭借父亲那身笔挺的军装才敢上前搭话第一次见面的姐夫。

    我出生后不足百天,随母亲回到厂里,父亲已然归队,母亲开始了为期五年的独自抚养我的生活。在那时候的记忆里,母亲是勤劳的,买米买面换煤气罐,都是母亲一人将其抬上五楼没有电梯的家属楼,这也造成了她如今腰椎间盘突出的痛苦。而上幼儿园的我,每天放学永远是最后一个被母亲接走,母亲是单位的电力工程师,经常加班加点,于是老师的家也是我放学后经常的归宿,等待母亲加班后再来接我回家。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依然督促我学习,为我报了我想学的兴趣班,有游泳、滑旱冰、画画、电子琴、乒乓球,她认为和我要像朋友一样相处,每次学完征求我的意见,如果我不想去学,就去找老师退了兴趣班。最终,我将绘画坚持了下来,并成为专业。直到今天我都能和母亲像闺蜜一样无话不谈,完全是感谢母亲对我的教育和影响。

    记得父亲转业后,我家的小客厅里就挂上了一幅书法: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地不算是好汉。这是我每天回家一进家门抬头就能看到的,潜移默化的记到了脑子里。那时候并不理解,只觉得自食其力是一件很牛的事情,而父亲,也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了我。父亲因母亲从部队转业到厂里,我们家成为了厂里众多双职工家庭的一员。父亲16岁当兵,文化程度不高,在部队就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营级指导员,如果不是为了就近照顾爷爷和我们娘俩,父亲大可以在部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据说他当年的转业报告给上级领导打了五次才最终获批。而父亲转业到厂里后,从小小的库房保管员干起,在人生地不熟的新单位,父亲一步一个脚印的成为了办公室主任、分厂厂长,这一切,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或许对别人来说这些成绩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没有任何人脉背景,工作后通过自学取得大专学历,年年获得先进工作者,这真的是靠一种自食其力的精神。

    而母亲在工作中也和父亲比拼较劲儿,因为我们厂是日本援建,有很多日本专家,为了工作交流,母亲下班后自学日语,最终还获得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成为了他们办公室唯一的女高工。

    因为这样的父母,我作为独生子女却从小就养成了自食其力的习惯,小学三年级后,每天脖子上挂着家里大门的钥匙,中午放学回家后就淘米蒸米饭,等待母亲下班回来炒菜,完成每日的午餐。记得上大学时,父母一起送我到学大宿舍,所有的手续都是我自己办的,父母站在门口看着我整理床铺,一切就绪后他们就走了,我宿舍的同学都是父母给铺的床,她们震惊的问我这是你亲爹亲妈么?我说这不就是应该自己干么。直到现在同学聚会,还有舍友拿此事打趣我。而且很早的时候,母亲就在银行帮我开立了储蓄账户,我每年的独生子女费和压岁钱,她都帮我存起来,等我高中毕业后让我自行支配,于是,那笔钱成为了我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因为我的独立性格,很多同学都不能理解我是独生子女,其实,我觉得这就是父母身体力行的影响。

    记得那年春节前,央视记者在街头采访路人的家风,边看电视父亲边问我,你觉得咱们家有家风么?我说有,就是那幅已经刻在我脑海深处的书法: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地不算是好汉。父亲笑了,说:我和你妈一辈子都是靠自己走过来的,努力生活,自食其力,未来你的日子还很长,也愿你能把这家风传承下去。

    如今,我也结婚生女,按照父亲的教诲,对女儿严格要求,绝不姑息迁就。在子女教育方面,我始终认为,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每个孩子来到人世间,都是一张白纸,要绘成什么样的图画和色彩,就要看父母是否能把自己家族中延传下来的家风传递给孩子。在每个人成长的道路上,父母的言行举止就是孩子成长导航的灯塔,更是孩子成长路上的指路牌。在孩子的成长足迹中,都会伴着家规和教育,使家风一代代流传下去。所以我也时常告诫女儿,让她从小养成了自食其力的良好习惯。虽然现在她还小,但正是这道德力量的代代传承,才能让我们每一个家庭形成良好的家风,让我们的社会形成良好的民风,最终就会合力成为一个和谐的社会。

    我骄傲,我生活在这样的家风里。如春雨,润物细无声,随风潜入我的心灵。

    我自豪,我生活在这样的家风里。如花香,悄然静绽放,伴香沁入我的心脾。

    我传承,女儿也在这样的家风里。如清风,微微轻拂面,榜样刻入她的心房。

   (卜欣 物资集团)

 

上一篇:李建明被授予“陕西省职工艺术家”称号 下一篇:煤矿作家亚东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