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申亚妮——《一条见证时代的河流》

作者:申亚妮     时间: 2018-01-15     点击:746次    分享到:
 

一条见证时代的河流

——长篇小说《窟野河》编辑札记

                     


    《窟野河》的出版,让矿工作家亚东完成了陕北“煤炭三部曲”的阶段性创作设想。而巧合或幸运的是,“煤炭三部曲”的后两部,《风起毛乌素》《窟野河》都是经我手编辑出版的。两部小说都是讲发生在陕北煤炭行业的故事,两部小说的主人公同样都是伴随和推进煤炭行业发展的领头羊,不同的是,时隔五年,新作《窟野河》在文学和社会价值上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窟野河》的主人公人物形象更丰满,整个故事的时间跨度更大,关于煤炭行业三十年的发展变迁,关于煤老板的创业发家史,关于陕北黄土高原上生活着的人们,关于窟野河的变化,关于工业与生态、人与自然等等,故事所涵盖的对社会、对一个时代的思考和记录,都具有深远的意义和价值。

    《窟野河》的定稿一读,其自然顺畅感就让我心生喜欢。陕北黄土高原的风土人情,窟野河和河畔生活的人们三十年间的变化,让我熟悉而又陌生,读后感慨万千。《窟野河》从20世纪末期陕北发现大型煤田写起,故事的发生地窟野河煤矿历经早期的原煤销售,到本世纪初期的煤化工产业,再到当前的清洁煤研发,小说在陕北煤炭行业所经历的三个阶段,形象地描绘了时代变革过程中,主人公高光亮艰苦创业、敢打敢拼的奋斗经历,以及陕北煤炭行业的发展过程。同时也真实再现了煤炭行业波动、工业改革、社会发展的矛盾冲突与社会变迁,黄土高原窟野河畔生活着的人们的情感和命运起伏。奔腾不息的窟野河,就像时代的眼睛,冷静地见证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

    熟悉当代文学的人都知道,当代陕西许多作家几乎都离不开柳青的影响。作家亚东生活的这块土地,正是当年柳青、路遥生活过的地方,因此,在文学精神和创作情怀上,与前辈的缘分,绝非偶然。这是一方水土上几千年文化孕育出的必然。作为基层作家,他常年生活工作在煤炭行业一线,有了极为丰富的一手素材,这些内容经他逐日面对和深爱的“窟野河”水浇灌,长成了茂密大树,也成就了这一部成熟的文学作品。亚东在多年创作中,不断探索自己写作的种种可能性。当他有了相当丰富的写作经验之后,这一次却是回归到“那条生命之河上来了”。

    小说中的“窟野河”是一条时空概念上的河流,是一条很有深意的河流。“这条干涸的河床一直向东方延伸,站在窟野河岸边,高光亮一双眼睛长时间地望着它。他知道东边便是黄河。”在黄土高原上,从沙漠里静静流出的窟野河,将要与黄河融汇在一起的窟野河,象征着陕北人不屈的脊梁。更重要的是,在小说中,从高扬威、刘茂盛儿时在窟野河里嬉戏,到高光亮与刘粉花在河边谈恋爱,再到高光亮在河边开矿,刘茂盛对窟野河的治理。一条流动着陕北人生命的河流,涵盖了几十年来陕北从贫穷到富裕的艰难历程。因此,窟野河是一条历史的河流,也是一条现实的河流,窟野河的悲欢就是当代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缩影。

    另外,小说对人物的塑造是相当成功的。书中的主人公高光亮曾经只是个没有考上高中的拦羊小子,似乎没有太远大的理想,只是想着拦羊娶媳妇,老婆孩子热炕头,像自己的父辈一样过一辈子。而当他偶然遇见地质勘测队的工作人员,因为帮忙一天挣到了几块钱之后,他沉睡的大脑变得灵活开阔了。在黄土地上长大的人,那股再艰难也要闯出一条路的劲儿被激发了出来。一个穷则思变不怕吃苦、忠厚诚实的小伙子,带上自己心爱的女人和火热的理想,开始去关中煤城闯天下。实现梦想的过程总是曲折坎坷的,而《窟野河》中高光亮从一个20世纪末的矿工开始的坎坷,却是在别的小说中难以看到的真实和生动。作家把矿工真实的井下生活,矿难发生的危险用文学的语言表现得直观生动。高光亮吃了各种苦,蜕了几层皮,作为一个最先下海的煤炭商人经历了在情理之中而又超乎想象的起起落落。他的助理、博士郑媛,他的三爸高扬威、老丈人茂雄老汉,以及政府官员刘茂盛都塑造得相当成功。

    同时高光亮用“对”的人,比如刘金强的踏实肯干、柱子的井下专业技术、郑媛的先进科学理念,都是作者花心思体现的。这是一个人成功该有的必要支撑,也是一个人能够成功该有的胸怀。而对于各种不同人物之间的对手戏,作家塑造的更为用心,包括父子之间、父女之间、兄弟之间、邻里之间、竞争对手之间……亚东讲到:“与竞争对手杨圪劳的合作,等于给自己竖立了一个对立面,而这个对立面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时刻照着自己,让自己反省,杨圪劳的反对也让高光亮在决策上杜绝了许多失误和一意孤行,这也是他成功的基础之一”。当然这一切交友、用人的能力都来自于高光亮在多年的艰难困苦中的历练。这是作者在小说中塑造高光亮这一主人公形象时不同以往的一面。

    文学是研究人的情感世界的发展与转变的学问。文学家与政治家、经济学家不同,文学作品不一定要求具备前瞻性,但是,他一定是社会生活最真实、最细腻的记录。好小说是靠扎实和深厚的生活积累,以及长久以来的冥想构思和思想层面的不断升华才会诞生的。发现一本能被自己喜欢又切合时代,具有社会价值、历史价值、传承价值而不落俗套的长篇小说越来越难。亚东真的就是写着写着就把好东西写出来了,《窟野河》便是这样一部好作品。

  (申亚妮 太白文艺出版社)

  


上一篇:黄梅摄影作品——《徽州风情》 下一篇:李建明被授予“陕西省职工艺术家”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