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付成勇散文——《父亲》

作者:付成勇     时间: 2017-12-25     点击:1651次    分享到:
 

 

 


    父亲又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梦中,我煮了一碗挂面,给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吃,他说面有点细、有点软,煮的有点烂,他想吃母亲做的手擀面。第二天,我打电话给二哥,让母亲做一碗面,献在父亲的坟前,以了却他的心愿。算起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百多天了,这些天,他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也多次忍不住想叫一声“大”,但想着父亲早已躺在那阴冷的墓穴里,顿感满目萧然。

    今年夏天,也许是感到时日不多,父亲执意拖着病体从县城回到了老家,找人把家里的老房子修葺一番。未曾想,这一回,他再也没有离开那片生他养他的土地。那段时间,来家里看望他的乡亲特别多,有送鸡蛋的,有送牛奶的,还有送自家种的蔬菜的。父亲也逐日从能站起来,到坐着再到躺着陪客人说话,看着日渐消瘦的父亲,乡亲们也是唏嘘不已。

    暑假的时候,我带着妻子和女儿赶回了老家。看到了半年未曾谋面的两个孙女,父亲甚是高兴。当母亲拿出父亲用颤抖的手写的关于老家房子如何分配的遗嘱,看着那扭扭曲曲的字体,我哭了。那几天,我一直陪在父亲身边,给他喂饭、擦洗、陪他说话。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当我告诉父亲我要回西安的时候,父亲哭了,我也泪流满面,这一走也许就成了永别。

    8月底,我参加在职培训。开学第一天的一大早,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说父亲可能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家。给学院请了假,我匆匆赶回了老家。回到家,父亲已经昏迷不醒,十多天不见,他又瘦了好多。母亲爬在父亲耳边告诉他我回来了,我也爬在父亲耳边连声叫“大”,也许他真的听到了,手指好像微微动了一下。

    那天下午,当父亲出了一身汗,腿脚渐渐发凉,脉搏也越来越细弱时,我们知道父亲离开的时间不多了。我和哥哥给父亲理了发、刮了胡子、洗了头、擦洗了身子,换上了新衣裳,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父亲是在我拉着他的手的时候走的,看着他的双眼和嘴唇慢慢的闭上,那一刻,我想父亲终于解脱了,不再忍受病痛的折磨,不再为家事所操劳,可以好好休息了。

    请来的风水先生定下第五天下葬。那几天,雨一直下个不停,田地里也满是泥泞。等到第三天的时候,母亲忍不住了,她担心棺材进不了地,想让当天就下葬,到第五天时再办葬礼。结果一查黄历,那天刚好是阴历七月初七,忌安葬,也只好作罢。到了第五天上午,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祭奠仪式也只能在雨中进行。下午两点多,临近起灵,雨停了,家乡的天空竟然露出了一片久违的蓝天,一抹金色的阳光洒在灵柩之上,乡亲们啧啧称奇。我想,这也许是上天对父亲忠善一生的最高礼赞吧。

    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老人去世后,要在逝者的脸上蒙上一块红布,等下葬时棺材安放到墓穴里,再打开棺盖取下红布。当我在阴暗的墓穴里取掉红布,再次看到父亲那张熟悉而又安详的脸庞时,我释然了。

    几天后,我在微信朋友圈写到:我愿化作一盏明灯,照亮您轮回的路途,让您在行走的路上,没有黑暗、寒冷与孤独。

   (付成勇 陕钢集团)

上一篇:亚东小说《风起毛乌素》荣获全国煤矿文学”... 下一篇:这一年,有你真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