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煤集团2017年最美员工事迹展播--符大利-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员工风采

陕煤集团2017年最美员工事迹展播--符大利

作者:倪小红 王斌     时间: 2017-12-18     点击:3382次    分享到:


从煤海深处走来的“大国工匠”

——记陕煤集团“最美员工”符大利



在黄陵矿业一号煤矿有位名闻遐迩,家喻户晓的“大国工匠”——符大利。符大利是陕西佳县人,现任一号煤矿机电副矿长。他负责的国产成套设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在1001综采工作面首次试验成功,把煤矿职工从艰苦危险的工作环境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圆了600多万矿工地面采煤的“中国梦”,展现了“中国煤矿工人”的新形象。

符大利,这个从1000米煤海深处一路走来的全国能源化学地质系统的“大国工匠”,19年如一日扎根煤海,从一名技校毕业的井下电钳工,一步步成长为技术、管理样样在行的机电副矿长,他用智慧和汗水填满了岁月的履历,用忠诚和执着书写着一份份感动。

勤学,机电大拿的修身之道

符大利1998年参加工作,2002年调入一号煤矿做了一名井下电钳工。当时,黄陵矿业为打造日产万吨采煤工作面,引进了综采配套设备、国外先进的组合开关和变频器。新设备与之前所用的国产装备无论在原理上、结构上以及操作上都截然不同,参数设置全是英文,相关图纸又缺失严重,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巨大的挑战。在困难面前,内心好强的符大利暗下决心拿下新设备使用这个难关。他坚持每天下班后自学英语,拿出工具书对照图纸说明逐句翻译,又自学CAD制图,悉心研究相关进口变频器的图纸。为了尽快掌握工作原理,他经常学到夜里两三点,他的专业书里横七竖八地画满了各种符号,写满了各种注释,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和实践,他率先掌握了新设备的工作原理及维修方法。他先后完成的修立柱专用工具、开关外置机械锁和风机断电报警装置等科技创新项目,为矿井机电安全生产工作作出了贡献。


锐思,创新翘楚的成长法则

煤矿特殊的生产环境技术创新尤为重要。作为矿工子弟的符大利目睹了瓦斯事故惨痛教训深有体会,所以他在工作中思考最多的就是怎样干会更省时省力,怎样干会更安全?

2007年5月,一号煤矿首次在综采工作面运输机上使用了德国福伊特软启动装置,由于井下工作环境恶劣,对水质又要求特别高,国内大多数该设备在运行不到四个月就出现超温、阀芯堵塞等故障。针对这些问题,符大利认真观察设备运行记录,分析运行情况;他借助网络、相关技术手册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经过3个多月的研究分析、反复试验,他在福伊特内部循环水路中增加了外部冷却器、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加一套过滤系统,调整了机头尾的注水时间,完善了设备的检修制度,编制了福伊特维护和水质标准。经过他的改造,福伊特连续无故障运行270天,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震动,得到了德国厂商副总裁薄瑞德的高度肯定。

符大利在技术革新中大显身手,在改革发展勇担重任。19年来他累计完成创新成果50余项,33项获奖,申报专利14项,累计为矿井节约资金1000余万元。

进取,行业魁首的成功秘诀

有梦想的人是幸福的,为梦想奋斗全力以赴的人是最快乐的,符大利最大的梦想,就是煤矿工人可以不下井就能采煤,符大利很幸运,他能亲眼看到并且亲手实现,让梦想成真。

2014年初,接到一号煤矿1001工作面薄煤层国产智能化无人开采成套技术装备工业试验任务的符大利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梦想的曙光终于要照进现实了,期望在行业里干出点大名堂的他终于找到了实现个人抱负的机会。

  在智能化设备安装运行过程初期困难重重。面对控制系统复杂、自动化系统受工作面主电缆干扰、支架动作频繁损坏通信缆线、煤机接收信号受磁场干扰等问题,符大利连续在井下工作30小时以上是常有的事,曾经一连三天都在井下吃住,渴了喝口矿泉水,饿了吃口带着煤渣的面包,没有筷子,他就用两根铁丝挑方便面吃,由于长时间的疲劳,睡眠不足,几次在工作面几乎昏倒,井下巷道风大,几乎致他面瘫。

“不能被困难吓倒,不能辜负组织信任和领导重托,一定要让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在一号煤矿开花结果。”在最累的时候符大利默默给自己鼓劲加油,他以坚韧的耐力坚持工作,终于完成采煤工艺22项工序记忆割煤法、远程供液泵站过滤站改造、采煤机电缆防脱槽改造、支架自动调斜等12项技术创新,解决了国产智能化采煤成套设备技术难题66项,实现了国产智能化无人综采设备工艺流程的第一次优化革新。薄煤层智能化无人开采的实现,更加坚定了黄陵矿业人实现全矿井无人开采的信心和决心。

2015年,黄陵矿业实施中厚煤层智能化综采工作面,符大利身先士卒,带领团队在短短45天时间内完成了首个中厚煤层智能化综采工作面的安装与调试,工作面首次实现了超前支架地面远程控制及地面“一键自移”控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倪小红 王斌)

 

上一篇:陕煤集团2017年最美员工事迹展播--王... 下一篇:老队长的带“兵”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