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创学报

文人的气质

作者:付成勇     时间: 2017-11-17     点击:2414次    分享到:

文人的气质

思创一期五组  付成勇


在中华文明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文人层出不穷,有些文人如流星般稍纵即逝,而有些文人却如日月星辰一般,其光辉或暗或明,俯视着、照耀着中华大地,散发着独特的气质,滋润着他的万代子孙。

2500年前,一位老者蜷坐在独轮车上,迎着西风与黄沙,穿行于中原古道。世风日下、礼乐崩溃,让他心焦如焚,看着车后一众步履艰难的弟子,想着一次次被拒之门外,他不由地又发出一声长叹。想必这位孔姓老者一定还记得年轻时在洛阳拜会一位智者时的情景吧。他气宇轩昂、侃侃而谈,给智者讲了他的关于“仁义礼智”的主张。听完他的讲解,智者捋了捋他整齐的胡须,淡淡曰:道法自然,然后闭目养神,不再言语,年轻人悻悻而去,继续带领着弟子去完成他的使命。

这群弟子当中,想必有一位姓曾的年轻人,他深谙老师的抱负,颇得真传,也一次次看到了老师的无奈。老师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着他。他二十七岁时,老师去世了,他若父丧而无服。五十岁时,“齐聘以相,楚迎以令尹,晋迎以上卿,皆不应命”。他专心于治学,集老师之大成,编著了《大学》等书。他以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正是这种“三纲、八目”思想,造就了中国后世文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格心理,也成为了中国文人毕生的价值追求。

远在江南的三闾大夫一定细读了《大学》,他立志辅佐怀王振兴楚国大业。他对怀王说:“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但浪漫的情怀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竟是那么的无奈, 他只有怀石自沉于汨罗江。杜工部也一定细读了《大学》,虽时运不佳,但他仍心系苍生,胸怀国事。路过骊山,他发出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怒吼,虽“床头屋漏无干处”,但他依然挂念“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鲁迅先生也应该细读了《大学》,面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黑暗统治,他“我以我血荐轩辕”,以笔代戈,奋笔疾书,他同情祥林嫂,憎恨阿Q,他彷徨着、呐喊着、战斗着,他的骨头是最硬的,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

朱文公面对“格物致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认为“上而无极、太极,下而至于一草一木一昆虫之微,亦各有理。一书不读,则阙了一书道理;一事不穷,则阙了一事道理;一物不格,则阙了一物道理。须着逐一件与他理会过。”阳明先生面对“格物致知”,在龙场瞬时悟道:“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于吾心,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如何兼济天下,如何独善其身,中国的文人们进入了超然的哲学思考。

一代枭雄曹操应该也是通晓《大学》之理的,他也不会重覆屈原老辙的。他眼前的天地是这样的:“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他心里的生命是这样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是这样定位人生的:“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辅,天下归心。”这是何等的生命格调!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床榻上也一定有本《大学》,并且已经作了密密麻麻的注解。面对壮美山河,他意气风发,“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又是何等的从容与大气,何等的人生气概!

文人,应该是一个很神圣的名词,文人,应该修已、修身,治人、经世,在不断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中实现文人们的价值。他们或以文化人,或以文治人,或以道明德,或俯首经世。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也许就是中国文人的气质所在!

上一篇:从《黄帝内经》到《金瓶梅》 下一篇:你从我身上“get”到了什么